中国金币总公司库管员盗425万金币 造被盗假象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观点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2017-12-2410:52:29



12月22日,库管员田某等3人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在西城法院受审。法院供图




田某等3人盗取的金银纪念币。




田某等3人盗取的金银纪念币。





田某等3人盗取的金银纪念币。


因参与赌博,利用职务之便多次窃取金币,价值上千万;因职务侵占罪一审被判9年

因参与网络赌博,库管员田某利用职务之便,将库房中一枚价值425万元的金币侵占变卖。为营造库房金币被盗的“假象”,他又找来同伙,假装砸撬库房,拿走1012枚价值700多万元的金银纪念币。

12月22日,田某等三人被控职务侵占罪,在西城法院出庭受审。法院当庭宣判,其中田某一审被判有期徒刑9年。
库管员盗425万元金币

北京开元中国金币经销中心泉友斋营业部,位于西城区琉璃厂的一个四合院内。其金库就设在门店后方位置,而进入库房需要通过三道门锁:金库的大门、金库内的栅栏及存放钥匙的保险柜。

25岁的田某是这里的库管员,负责金库的日常看守管理和销售清点。他保管着存放金币的保险柜钥匙及密码,“平时就在金库里待着,每月清点一次金币。”

西城检察院指控,今年2月,田某利用职务之便,将库房中一枚2017中国丁酉(鸡)年精制金币(简称鸡年金币)据为己有。经鉴定,该枚金币价格为425万元。

打开金库大门,需要同时拿到钥匙和密码。田某供述,他先用钥匙打开小门,再使用密码器转动解锁。“金库大门非常老,从我开始做库管工作后,这个密码就没有变动过,也没有自动变更的功能”。

他盗取的这枚鸡年金币重10公斤,“和家用盘子一般大小,价值425万元”。田某表示,案发时正是工作期间,他将这枚金币从柜中拿出,放进一个塑料箱中,再将箱子搬到办公区域内,装进双肩背包后带回家。

“我知道库房的监控位置和角度,知道会被拍到,不过因为我是库管员,没人会怀疑。”田某称。

盗金币为“买彩票”

这并不是田某首次盗取金币。今年1月,他在金库内分四次拿出220套熊猫金币,共计卖了340万元,并全数用于购买彩票。

田某供述,2016年初,他开始在“飞娱国际娱乐城”网购时购买彩票,下注从几十元,慢慢到一两千。“后来越玩越大,一年输了400万左右,没钱了。我想办法筹钱,就动了拿公司金币的念头。”

因单位计划要卖这套熊猫金币,为了补上这300多万元的窟窿,田某不得不再次下手。“我想先把这个窟窿补上,当时金库里这枚鸡年金币价值最高,脑袋一热就想拿走。”

盗取鸡年金币后,田某在网络上找到买家,并谈好440万的价格。他将其中的380万用于购买220套熊猫金币,并放回金库中。

“剩下的60万,我想做一个假的鸡年金币放回库房。”田某供述,他在网上找了家做假币的工厂,对方同意制作,但需要支付8万元。田某支付4万元定金,告诉对方金币的规格和厚度,材质做成银镀金的,重量差不多就可以。

这家工厂表示,两周后假币就可做好,但直到案发前,成品仍未交到田某手中。剩下的钱,田某又充值到网站用于赌博,并再次全数输光。

制造金库被盗假象再盗金币


“2月15日,营业部通知,要在次日取走这枚10公斤的鸡年金币。”田某称,得到消息后很慌,也很害怕。他联系做假币的人,对方回复,起码得一周才能做出成品。

交不出鸡年金币,肯定会暴露。田某想到“找人制造金库被盗假象,先蒙过去,好解释鸡年金币为什么丢失。”
他在一个QQ群里询问,是否有人想一起“弄点钱”,群成员郭某回应了他,两人开始私聊,筹备盗取金币。

检方获取的两人聊天记录显示,田某询问,“我知道一个金库,你敢做吗?”、“在一个库房,只要能翻进去,所有门都挡不住,有钥匙和密码。”郭某则回复,“哥们,你整靠谱了,我用命赌在你身上了。”

郭某供述,案发前自己和田某并不相识,也有正经工作,但就想“捞一笔”,并叫上朋友吕某共同参与。三人还购买黑色衣服、帽子、手套和口罩等,进行伪装。

2月16日凌晨,三人乘坐一辆黑车前往田某公司。为掩盖自己,他们声称要去打牌,并让司机在公司附近位置等候。
由于公司位于一个四合院内,三人沿着外墙的空调机爬上房顶,田某和郭某顺着院内的梯子进入,吕某则站在房顶上望风。

两人从田某事先留好的厕所窗户进入屋内,田某从衣柜里拿出所保管的金库钥匙。为营造假象,他让郭某用带来的改锥,假装撬了撬金库门。

进入金库后,田某用密码和钥匙打开保险箱,两人用袋子装金币和银币,装满三袋后离开。为伪造盗窃现场,田某还顺走办公室内同事的一台笔记本电脑。

由于郭某把撬门的改锥落在犯罪现场,出门后田某使劲踹了一脚单位木门,想进去拿“证据”,但门没开,反而留下其脚印。

作案后,三人乘黑车离开现场,一人分一袋约10公斤重的金银币。由于在现场留下脚印等证据,田某被警方带走。随后,郭某和吕某在出租屋内被抓获。

检方指控,今年2月16日凌晨,田某伙同郭某、吕某,非法占有营业部库房中的金、银纪念币共计1012枚(已起获1011枚)。经鉴定价格为752余万元。

■ 庭审现场

自称“没有能力赔偿”当庭认罪求改过机会

因涉嫌职务侵占罪,12月22日上午,田某等三人在西城法院受审。庭审中,对于职务侵占罪的指控,三人都表示认罪。

“既然你只想要制造盗窃现场,为什么拿走那么多金币?”“你们拿走这么多金币,知道会给单位造成多大损失吗?”面对公诉人反问,田某回答,“当时脑子一直蒙的。”

被盗单位的管理漏洞也暴露出来。作为库管员的田某是劳务派遣员工,来单位刚一年。屡次从金库拿金币出去无人发现,田某和郭某进出约半小时也没被察觉,而现场值守的保安称,当晚红外线感应到有报警,“我看了下监控,没发现异常,以为是报警器坏了,就把它关了继续睡觉”。

公诉机关认为,田某等人盗取金币数额巨大,也给单位造成严重损失,导致其至今未能恢复正常营业。同时,三人没有主从犯之分,应当共同以职务侵占罪追究责任。

由于三人共盗取1012枚金银纪念币中,丢失一枚。庭审前,吕某家属对损失的一枚金币进行赔偿。而田某第一次盗窃的220套熊猫金币,因其进行填补,未算入此次起诉的案件内。

“我很后悔,对不起单位领导的信任。现在我没有能力去赔偿,但会尽最大努力作出补偿。”田某在最后陈述中说,自己到案后主动供述两位同案人员,并通过新闻了解到,自己参与的网络赌博实际是个骗局,希望法院“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法院以职务侵占罪,一审判处田某有期徒刑9年,郭某有期徒刑7年,吕某有期徒刑5年6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