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日益加剧的全球反华情绪正在酝酿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观点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2017-12-2418:26:25
 



 John Pomfret

  一场全球范围的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情绪正在酝酿。

  在澳大利亚,中国投入资金利用代理人来影响澳大利亚政治运作的行动,导致了一名议员于上周辞职,并促使当局政府出台一系列法律来遏制国外势力对本国政治运作的影响。在欧洲,中国的重商主义行为,以及中国攫取欧洲创新技术企业的行为,使得人们越来越警惕。在美国,长期以来作为中美关系压舱石的商界,在如何与北京发展关系的问题上意见已经不再统一。许多美国企业在中国都遭受损失。不仅如此,中国的工业间谍活动、强制技术转让的要求、利用国营媒体公司在美国进行的北京形象宣传、以及试图影响美国的教育机构,这些问题亟待解决。事到如今,中国企业想要收购美国的高科技公司会面临更大的困难。并且,美国国会正在讨论迫使中国在美国的国营电视和有线服务公司以外国势力代理人的名义进行登记注册。

  此轮反华情绪正值于北京方面对本国的经济和政治模式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强烈自信之时。这种政治经济模式将中共的统治和产业政策结合起来,通过财政补贴、政府大规模支持科技研发、收购西方先进技术,来确保中国企业能够主宰未来世界的经济。从2016年7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庆典开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开始使用“中国方案”这个概念,以此表示中国已经找到了“寻求更好社会治理体制的中国方案”。(“中国方案”)这个概念在中国如同病毒般扩散,被许多中国共产党理论家们当作对抗西方世界影响力的思想武器。中共的宣传机关,《人民日报》于12月6日发表文章指出,中国方案“超越了‘西方中心主义’,并且极大促进了广大发展中国家‘走自己的路’的发展自信”。



  反华情绪增加的原因还有一点,许多人担心中国将会在资源、市场份额、以及意识形态影响力等方面赢得全球性的胜利。在特朗普于11月在中国进行领导人会晤之际,美国国内媒体一直宣传:中国在全球的领导能力日益赶超坐以待毙的美国。CNN网站11月3日的头条新闻是“中国为何赢得了2017以及特朗普是如何帮助他们的”。政治分析家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撰写的“中国赢了”成为时代周刊(Time)的封面文章。今日美国(USA Today)也报道了大量类似的文章。

  有趣的是,虽然对中国崛起的消极情绪日益增长,但是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却已不再能够与美国的传统盟友进行合作。在最近几周,特朗普政府与欧盟联起手来,不承认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条件下的市场经济地位,此举一旦成功就能够对中国商品加收反倾销税。上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举行的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上,美国、欧盟、日本在当面对质中国在缩减工业生产和减少其他存在争议的国际贸易行为上态度消极。

  在特朗普十一月份的亚洲之行中,他开始采用“印度-太平洋”的概念来取代“亚洲-太平洋”,这一信号展示了美国企图将印度纳入针对军事、经济日益崛起的中国的制衡力量之一。在马尼拉(Manila)东亚峰会期间,美国官员会见了来自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的伙伴,恢复了曾经被称为四大海洋民主国家的松散的“四国”组织,忧虑着中国崛起的危害。

  除此之外,特朗普当选导致美国影响力减弱的普遍观念,促使了亚洲国家在没有美国的帮助下采取更为积极的行动来规避中国。特朗普刚上任总统,就把美国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中拉出来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原本是由环太平洋的12个国家签订共同协议而组成。(美国退出)这一行动本应导致TPP的终结,但事实与之相反。由于担心TPP协定的失败会导致中国成为亚洲经济关系的主导,剩下的11个国家继续维持着协议。除此之外,亚洲民主国家的双边关系仍然 强劲并且不断改善。日本积极鼓励印度在亚洲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日本帮助协调印度与东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成员国在德里举办的峰会,旨在印度如何帮助这些国家减少对中国的贸易和投资。

  抵触中国的情绪不仅限于民主国家。就连历史上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国家,也因为在“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的高压对待下,而变得不满。尽管中国试图把这个项目打包成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但是它变得越来越像西方殖民主义而不是援助合作。斯里兰卡目前对中国企业欠下的债务超过了80亿美元。作为摆脱债务陷阱计划的一部分,当局政府于上周将战略性港口汉班托塔(Hambantota)以99年的租期移交给中国,批评人士认为这一举动将威胁斯里兰卡国家主权。在印度,专家们称中国的此举为“债务陷阱外交”。就连中国最亲密的外国合作伙伴巴基斯坦,在接受中国的资金前似乎也开始三思了。根据巴基斯坦的《快报》(Express Tribune)报导,在北京方面明确表示要在大坝建成时获得它的所有权之后,巴政府取消了这项14亿美元的工程。尼泊尔也因为类似的原因取消了一项由中国投资建设的大坝项目。

  到目前为止,随着(世界范围内)对中国力量的担忧日益增长,中国的反应变得激进。在澳大利亚,在澳政府通过了防止外国资金干预本国政治制度的法律后,中国大使警告澳大利亚政府官员不要损害“双边信任”。在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强调“令人不安的中国影响力报道”之后,大使馆警告澳大利亚官员不要作出“不负责任的言论”。使领馆还指责澳大利亚媒体编造了“所谓的中国人对澳大利亚进行渗透和影响”的新闻报道。

  几十年来,历届华盛顿政府都为了中国之崛起而勤勤恳恳。虽然现在的中国强大了,但是美国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却无法确定中国到底想要什么。